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体制改革 > 经验交流 > 正文

安徽省卫生厅厅长高开焰——“倒逼”出来的联动改革

发布时间:2011-05-24    
【字体: 】    打印本页

  “我们只是卫生改革途中的一个‘探路者’,希望给全国的基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做一些探索性、尝试性的工作。”见到安徽省卫生厅厅长高开焰,记者说起近日国务院陆续出台的医改配套文件中,很多是安徽已经做的或正在做的。高开焰摆摆手说:“我们只是把中央文件精神具体化了。当然,我们的改革实践得到了国家的肯定,大家都很高兴,我们心里也就更踏实了。”

  从根上扭转基层机构逐利倾向

  安徽省的改革被称为基层医疗卫生体制的“大洗牌”,是因为它从根子上扭转了基层医疗机构的逐利倾向,初步奠定了基层医疗卫生的公益机制。

  “当初我们考虑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时候,组织人员进行了基层医疗机构实际药品差率的调查。结果表明,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加成率远远高于国家规定的15%,位于皖南、皖中、皖北的6所有代表性的卫生院的药品加成率平均达到91%,其中最高为167%、最低为58%。从面上的调查也发现,乡镇卫生院药品加成率一般在60%左右,村卫生室加成率则达到80%以上。”

  “这就给我们带来了难题,政府怎么补?按照实际差率补肯定不行,但按照国家规定的15%补,基层医疗机构都活不了。”高开焰说。

  由怎么补偿药品零差率带来的经费缺口,想到应该给基层医疗机构核定任务。有任务就要有人员、有编制,要开展绩效考核,要给予资金补偿等,由此就“倒逼”出安徽省基层医疗机构的管理机制、人事制度、分配制度、基本药物、保障制度5项制度的联动改革,目标直接指向弊端重重的“以药养医”的补偿机制。

  改革要得到三方认可

  记者问,推行改革最难的是什么?高开焰指指脑袋说,最难的就是思想认识问题。“虽然省委、省政府领导很重视,但是如果基层党政领导不重视,改革就很难推进。这毕竟需要地方政府掏出‘真金白银’!”

  还有就是卫生系统人员的认识问题。“很多基层卫生人员感到,实行新农合后,我们刚刚摆脱困境,这样一来又要‘折腾’了。还有一些基层卫生单位的领导认为,改革后手里没权了,过去药品、设备都是自行采购,如今都由财政统一管理,日子还怎么过。”高开焰说,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的工作很快收到效果。

  “我们希望改革得到三方面的认可。一是广大群众认可,二是卫生行业人员认可,三是政府认可。现在这3个目标都基本达到了。”高开焰说,有关部门对基层改革做的一次民意测试显示,改革得到90%以上群众的认可,得到80%以上卫生行业人员的认可。

  公益性也要引入市场元素

  在改革刚开始推行的时候,高开焰最担心3个问题。一是人员分流如何避免影响稳定大局;二是地方财政能否按照规定足额补偿经费;三是如何防止强调公益性后吃大锅饭回潮。“现在看来,这些问题因为我们考虑得早,采取的对策有效,基本上没有影响改革全局的推进。”

  在这次改革中,安徽省政府对分流人员给出了5条出路,使得分流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各项财政拨款都按照规定及时拨付到位,政府对基层医疗机构的资金投入同比增加了1.6倍;各地按照实际情况,开展了多种形式的绩效考核,拉开收入差距,不让财政拨款“养懒汉”。“起初,我们规定绩效工资占工资总额的40%。但是在运行中,各地觉得这不足以拉开收入差距,有的地方就实行了五五开、六四开,甚至七三开,保证收入向一线倾斜、向技术骨干倾斜。”

  “我认为,基层医改的目标是强调政府责任,回归公益性。但是政府责任的实现形式,应该适当地引入市场元素,促进效益的最大化。”高开焰说。

  群众已经开始得到实惠

  目前,基层医改正在安徽全省推行,群众已经开始享受到改革带来的各种成效。统计表明,安徽省32个试点县基层医疗机构次均门诊药品费、次均住院药品费、次均门诊费、次均住院费,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0%、27.1%、25.7%、11.6%。

  “改革目前只是在基层医疗机构中推行,这只占我们医疗服务总量的15%左右。我们正在考虑逐步向县级医疗机构推行,这样可以让更多的就医者享受到改革的成果。”

  从今年9月起,安徽省组织开展了基层医疗机构基本药物的省级招标采购,目前配送率已经达到九成以上,招标药品的价格比国家零售指导价下降了52.8%。目前,药品的配送还在磨合之中,部分地方还存在配送分散、一些药品不能及时到位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在解决之中。改革的路需要一步一步走,但改革的前景是光明的。对这一点我们深信不疑。”高开焰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