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体制改革 > 经验交流 > 正文

云南省卫生厅厅长陈觉民——社会力量办医“步子还要加大”

发布时间:2011-05-24    
【字体: 】    打印本页

  11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发改委、卫生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

  仅仅过了一天, 11月27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就出台了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市场加快民营医院发展的意见。该省卫生厅厅长陈觉民认为,云南版本“更具操作性”,明确了土地、税收等扶持政策,并且给出了“真金白银”:从2010年起,本届政府任期内省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2000万元,用于支持民营医院发展。

  四六开才能搅动一池春水

  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云南省共有民营医疗机构7362家,占全省医疗机构数的79.4%。但在陈觉民看来,不能以机构数论英雄。从床位数来说,云南省民营医疗机构只占20%,而公立医院却占80%;从人力资源来说,公立医院垄断了90%以上的人才。因此,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仍然是胳膊和大腿的关系,理想状态是民营医院的医疗资源要占到40%,达到四六开,才能形成公平博弈的局面,真正搅动一池春水。

  陈觉民列举了云南省为民营医院发展创造的宽松环境:对社会资本举办的各类医疗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免征营业税;其用于公益事业的捐赠,符合税法规定的,在年度利润总额12%以内的部分,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新建、改扩建民营医院用地纳入当地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发展规划,优先安排用地指标。

  为什么社会力量办医“花开云南”? 陈觉民回答得很干脆:“我是‘不愿落草’,但被‘逼上梁山’。”云南省财政困难,但是群众医疗需求“井喷”,医疗事业的发展不能满足患者的需求,只能采取多种渠道融资的办法,“粮草不足”,所以只能“草船借箭”。

  监管需一视同仁

  《对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出台后,业内有一种担心,一方面对民营医院放开闸门,一方面监管力量薄弱,对公立医院的监管都没到位,如何保证民营医院健康发展?

  对此,陈觉民的想法是“先放开后规范”。在他看来,监管缺位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工作中的确有些民营医院不执行国家制定的物价政策,也不排除有极少数民营医疗机构做一些违法违纪、假冒伪劣甚至坑蒙拐骗的事情,但不能因为担心监管不够就不放开。监管不能只盯着民营医院,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当民营医院发展到一定规模时,个体行医诊所、不正规的医疗机构会慢慢萎缩。“我们要引导民营医院向高端发展,满足群众的高端医疗需求。”

  有人说,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省在社会力量办医方面,步子迈得比较大。对此,陈觉民并不赞同,他认为“还不够”,民营医院床位数占10%是全国平均水平,云南省现在也才达到20%。相对于患者的需求来说,步子还不够大。

  更多的李易出现了

  从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出走转投新东家——云南圣约翰医院的心内科专家李易,曾在云南医疗界引发“地震”。又一年过去了,陈觉民高兴地告诉记者,李易现在好得很,当时去圣约翰医院时带了十几个人,现在他的团队已经有100多人了。因为有了多点执业制度,脱离了“公家人”身份的李易,现在又回到公立医院开辟第二战场。目前,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已将李易团队请到该院的心内科执业。最近,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眼科有2位主任“也步了李易之后尘”,去民办的昆明爱尔眼科医院担任院长和副院长。

  2008年8月,云南省开始在昆明市开展执业医师多地点执业试点。截至2010年10月底,昆明市已办理医师多点执业1098人,办理人员占昆明地区医师注册人数的4.77%。

  人才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自由流动,这是陈觉民最乐于看到的。(《健康报》12月27日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