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体制改革 > 经验交流 > 正文

新一轮医药降费窗口期正在到来

发布时间:2018-08-28     来源:中国卫生杂志
【字体: 】    打印本页

  十多年前,国内药物经济学还是个小众话题,相关研究少,且主要集中于国外药物经济学思路、方法的介绍和引入。如今,我国药物经济学在药物一致性评价、药品定价、医保目录调整、药品谈判等政策领域的应用正在快速增加。近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医疗保障专业委员会和《健康报》社、《中国卫生》杂志社联合举办“药物经济学应用与发展座谈会”,来自卫生健康、医保、临床医学、疾控、经济等方面的行政官员和专家共聚一堂,探讨药物经济学在中国的行进方向。

药物经济学应用正当其时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提出,过去20年间的各类统计指标表明,我国药品行业发展迅猛,已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行业。但是医药费用与健康成本的增长也非常迅猛,其中药物供应与药物使用不当是重要原因之一。近期,包括加快境外已上市新药在境内上市审批、强化短缺药品供应保障、落实高价药品降价措施、激励药品创新和仿制、完善医保准入机制和价格谈判机制等在内的一系列措施密集出台,表明国务院已经发出明确信号,“新一轮医药降费的窗口期正在到来”。此时,借助药物经济学的方法、理论,可以有效化解医疗费用与健康成本急速攀升的困局,使有限的医疗资源发挥更大的效用。

  《健康报》社总编辑、《中国卫生》杂志编委周冰介绍,药物经济学作为政策制定和调整的科学决策工具,已经并将持续为医保目录调整、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谈判等改革举措提供工具、方法论和决策依据。此外,药物经济学在促进合理用药中也有关键作用。

  今年5月,第23届国际药物经济学与结果研究大会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召开,来自70多个国家的3741位研究人员、政策决定者、医疗机构管理者和企业界人士参会,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叶露教授介绍了此次大会的最新进展。她说,大会主题为“真实世界证据、数字化健康以及卫生决策的新场景”,今后国际药物经济学研究将更加侧重于医药卫生服务未来的新方向、更加侧重于以病人为中心的临床研究、突出病人与医务人员的交流与互动。

应用将成为常态化路径

  2017年,36个治疗重特大疾病的新药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谈判程序中明确要求申报企业提供药品的药物经济学评价报告。“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动作,如果说以往药物经济学的研究都是在象牙塔里进行,那么现在已经逐步落地在实际应用中,对于广大药物经济学研究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消息。”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副院长丁锦希认为,未来,创新药、特别是高值专利药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将成为常态化路径,药物经济学评价报告将成为疗效、成本效益甚至是预算影响分析的重要评判依据。

  复旦大学外事处处长陈文说,药物经济学包含两层含义。微观层面上是一种技术方法,通过用一些标准的、规范的评价方法和尺度去比较不同药物治疗方案之间的成本效果或者性价比。宏观层面的药物经济学更多关注政策制定,通过应用药物经济学、卫生经济学的理念更好地指导政策的制定和发展。

  陈文认为,在未来的深化医改、医保制度调整中,宏观层面的药物经济学应用将更为突出,其中重点涉及3个方面。一是性价比。未来的性价比研究将不单纯是技术方法上的成本效果比较,而是更加强调以健康结果为导向的价值研究。二是相对价值。药物经济学中非常注重参照值,即做不同产品之间性价比比较时参照的尺度是什么。在确定参照值时不仅要考虑本行业本领域,还应该和其他领域的价格做比较。三是激励机制。在将来引入医保支付价格或者支付标准的情况下,如何让医疗机构采取更有效的措施,通过集团购买或者其他议价方式降低药品采购价,需要建立更完善的激励机制。

  “当然,药物经济学在实际应用过程中,特别是将相关证据应用到政策决策的过程中,还面临一些障碍。”陈文介绍,首先是基础数据。一方面,缺乏高质量的基础数据;另一方面,现有数据还不能完全被应用。其次是技术方法的适应性。国际上非常重视对研究结果的评审,经过评审真正符合决策需要的药物经济学评价才有意义。这对研究人员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此外,国内药物经济学研究者和评审者的能力跟实际需求相比还是较弱;现有领域大多数处在学术研究阶段,用于管理和政策服务的还相对欠缺或者不够规范。

医保局成立带来哪些新变化

  2018年5月3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挂牌成立。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从药物经济学这个重要切口关注整个医疗保障制度改革,显得尤为重要。

  郑功成认为,在完善医保制度的过程中,药物经济学能发挥很好的推动作用,甚至在一些环节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比如,加快医保制度的整合步伐,尽快在整合城乡居民医保制度的基础上加快推进居民医保和职工医保整合,尽早实现用统一的医保制度覆盖全民的目标。其前提在于,医保制度具有更强大的供给功能和更良好的财务稳定性。此外,进一步完善医保目录遴选制度,真正实现药尽其用、用药有效安全,使有限的医保资源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进一步完善医保支付方式,调动医药行业的积极性,抑制过度追逐利润的行为。进一步完善药物价格谈判机制,保障重特大疾病患者的用药,推动医保部门从被动的付费者转变为主动的投资者,走向自主性的购买。进一步完善医疗行为的职能监管,用先进的信息技术达到合理控费的目标。

  陈文说,药物经济学在将来的政策管理应用中,面临一个重大的社会背景,即如何平衡协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未来的医疗卫生领域,要研究如何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判断哪些政府由着手落实、哪些要让渡给市场。在涉及市场机制的时候,不仅要关注医疗服务市场、医疗保险市场、上游药品器械市场,还要关注如何发挥个人作用,因为个人对于健康负有最大的责任,而这一点正好符合市场机制的要求。

  “我对国家医疗保障局今后的工作充满期待。”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表示,在对药品、医疗费用的给付问题上,要保持清醒的认识,要设计科学的社会机制来加以应对。一定要遵循医学规律和经济规律,理性科学地测量医疗服务流程当中的各项成本,包括药品、医疗器械的价格以及人力资源成本,防止“米贱伤农,医贱伤患”,要真正下重力气把医生的阳光收入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