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政策法规 > 卫生健康法治建设 > 正文

东南医事法:疫情防控十大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2020-03-11    
【字体: 】    打印本页

卫生法治前沿 昨天

 

01

疫情期间,以暴力、威胁等方法阻碍公务人员依法履行疫情防控措施的,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法律依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31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刑法》第277条;《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等

 

依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的相关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地的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服从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的统一指挥,积极组织公务人员采取有关控制措施。疫情期间的控制措施主要包括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在疫情蔓延的紧急状态下,公民仅凭自身的努力无法确保自身安全。因此,需要政府发挥主导作用,集中力量和资源,在一定范围和限度内,通过行使紧急行政权,采取某些特殊应对措施,以更好地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只有社会安全有了保障,公民才能享受自由。因此,公民权利要受到适当限缩,承担必要的容忍和配合义务。但在现实中,无视疫情防控措施,野蛮冲卡,破坏防控设备,恐吓、殴打防控工作人员的行为也时有发生。

 

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在防控传染病疫情的过程中,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工作人员依法采取的防控措施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采取警告、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措施。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 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依照《刑法》的有关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妨害公务罪的行为对象为“依法执行公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了更加有效地保障执行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权利,提高防控措施的效果,营造良好的疫情防控法治氛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以及司法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对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务行为的对象和妨害公务行为进行了合理的扩张解释。依照该《意见》,凡是在疫情期间实施公共管理活动的人员,均可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这些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并且要从重处罚。

 

【相关案例】2020年2月3日上午,邓某某饮酒后未戴口罩去公司上班,防控人员对其进行劝说阻止。邓某某不听劝阻,并上前击打防控人员面部,进而与防控人员发生厮打。公司报警后,赶至现场的民警徐某某上前制止时,邓某某击打徐某某面部一巴掌,随后徐某某再次制止时,邓某某又打了徐某某脸部两巴掌。邓某某殴打民警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后,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后经审理,法院判决被告人邓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成立犯妨害公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个月。

(刘建利 副教授)

 

 

04

违反传染病防控法律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法律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第77条;《突发事件应对法》第67条;《刑法》第114条等

打好防疫阻击战不仅要依靠政府的科学统筹,还要求单位和个人的密切配合。全社会都应当参与传染病防治,自觉承担责任、履行义务。单位和个人违反传染病防控法律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需要承担多种法律责任。

 

首先是民事责任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这种民事责任的主要性质是侵权责任,侵犯的是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益。具体来说,单位和个人故意或者过失的违反传染病防治法律的规定而实施的加害行为,导致他人被传染而接受隔离治疗,由此造成身体健康受损甚至死亡以及财产损失。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单位和个人的侵权行为造成被传染人的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其次是行政责任。单位和个人在防控传染病疫情过程中,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公安机关可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单位和个人采取警告、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措施。

 

第三是刑事责任。依据《刑法》的相关规定,单位和个人违反传染病管理法规,引起甲类传染病(鼠疫、霍乱)传播或有传播危险的,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20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国务院批准列为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如果单位和个人不配合有关机关采取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流行,可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同时危害公共安全的,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相关案例】1月23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于当日10时关闭离汉通道,实施封城管理。湖北一名无营运证的“黑车”司机尹某某在当日10时至20时,先后两次驾车接送乘客往返于武汉、嘉鱼两地。2月4日,尹某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截至2月7日,与尹某某密切接触的20人被集中隔离。关于本案,日前,湖北省嘉鱼县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判处尹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刘建利 副教授)

 

 

07

疫情防控过程中公民履行隔离义务时,权利应如何保障?

 

 

【法律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第12条、第39条;《民法总则》第3条、第109条;《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16条、第62条;《国家赔偿法》第3条、第4条等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第12条第1款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一)对病人、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二)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三)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

 

从传染病防控的角度而言,确诊的患者、疑似患者及密切接触者有法定义务配合疾病防控机构及医疗机构进行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样、隔离等各项防控措施,尽可能地控制或降低疾病的传染风险和范围。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对于非上述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及密切接触者,实施强制隔离措施欠缺法律依据。全国各地出现了所在单元或小区发现确诊或疑似病例,将单元或小区整个封闭的做法。在2020年2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冯录召研究员表示,小区居民是不是判定为密切接触者,要根据是否与病例接触,接触的方式、接触的时长、接触的场所等综合判定,不应该把全小区的人员都作为密切接触者。根据卫健委发布的最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密切接触者指从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症状出现前2天开始,或无症状感染者标本采样前2天开始,未采取有效防护与其有近距离接触(1米内)的人员。在列举的具体接触情形中,“共同居住、学习、工作,或其他有密切接触的人员”,才有可能符合密切接触者的判定条件,但并不能认为所有小区居民均应封闭隔离。

 

另一方面,在本次疫情防控的过程中,出现了有关人员粗暴执法的行为,超出了防控措施的必要限度,甚至对公民的个人权利造成侵害。在湖北孝感,防疫工作人员径直闯入居民家中,将麻将桌砸毁,双方发生冲突,居民被其他工作人员拖至屋外殴打;无独有偶,在河南濮阳,一村民因未戴口罩,被防疫工作人员捆在墙上。2020年2月5日,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中特别强调了“依法防控”的重要性。实施防控措施的目的是为了阻断病毒传播防止疫情蔓延,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及财产的安全。个人虽有义务配合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工作,但相关人员其行为应当严格限制在合法范围之内,对于逾越合法限度的措施和行为,不仅不能以疫情防控为理由进行合理化,而且应当依相关法律规定追究其责任。

 

传染病防治法》第12条第2款规定;“卫生行政部门以及其他有关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医疗机构因违法实施行政管理或者预防、控制措施,侵犯单位和个人合法权益的,有关单位和个人 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诉讼。”《民法总则》第3条规定,“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第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上述防疫工作人员在实施防控措施的过程中,原本可以采取劝阻等更为合理的方式,无论是殴打或是捆绑的行为都构成了侵犯人身权、财产权或限制人身自由的侵权行为。如果是非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5条及16条的规定,承担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侵权责任;如果是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应根据《国家赔偿法》第3条、第4条的规定,由赔偿义务机关承担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责任。

 

此外,《传染病防治法》第12条第1款的规定还明确了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及医疗机构对患者隐私权的保护,如果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存在泄漏患者隐私的情况,也应当根据《侵权责任法》第56条的规定,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高翔 副教授)

 

 

10

医疗机构未按照法律规定对传染病病人、疑似传染病病人提供医疗救护、现场救援、接诊、转诊的,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法律依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39、第50条;《传染病防治法》第69条,《刑法》第330条、第335条;《侵权责任法》第54条、第57条等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急危患者,医疗机构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医疗机构发现传染病疫情时,应当对突发患者提供现场救援,对来就诊的传染病病人、疑似传染病病人必须接诊治疗,对限于设备或技术条件无法诊治的患者,应当履行说明义务和转诊义务,及时将患者转诊至相应定点医疗机构。

 

医疗机构在防疫过程中,未按照规定对传染病病人、疑似传染病病人提供医疗救护、现场救援、接诊、转诊的,或者拒绝接受转诊的,需要承担行相应的法律责任。首先是行政责任,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其次是民事责任,传染病病人或疑似传染病病人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第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依照《刑法》的相关规定,当医疗机构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未能及时对传染病病人、疑似传染病病人提供医疗救护、现场救援、接诊、转诊,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可对单位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此外,医疗机构在救治传染病病人或疑似传染病病人的过程中,应符合诊疗规范,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因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未能及时现场救援、接诊或转诊从而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以医疗事故罪定罪处罚。

 

【相关案例】2020年1月29日,永昌县某患者因咳嗽、气短、发热3天,由于病情加重,作为传染病的疑似患者由永昌县人民医院转送至金昌市中心医院。金昌市中心医院以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留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人使用为由不予收治。虽经患者及家属一再请求,但该院始终拒绝收治该患者。接到患者家属反映情况后,甘肃省卫生健康委,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责令金昌市中心医院立即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在全省通报批评的行政处罚。同时,对金昌市中心医院主要负责人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建议由其上级主管单位依照相关规定进一步予以行政处分。

(东南大学法学院刘建利副教授)

[if lte 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