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政策法规 > 卫生健康法治建设 > 正文

公共场所不戴口罩的法律责任

发布时间:2020-03-18    
【字体: 】    打印本页

公共场所不戴口罩的法律责任

铜沐灶 卫生法治前沿 3天前

 

 

 
 
作者简介:陈云良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教授;
谢宇轩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研究生
 
 
 
一、戴还是不戴口罩,这是一个法律问题

202028日,河南省新郑市某医院副院长楚从集中留观隔离点结束工作返家途中,在疫情卡点接受检查时拒绝佩戴口罩,并与卡点工作人员发生语言冲突。为此,新郑市卫健委已经责成第三人民医院暂停楚某副院长一职,且将本案交由新郑市纪委监委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这类拒不戴口罩的事件不断发生凸显人们公共卫生意识淡薄,引发了对“公共场所不戴口罩有什么后果”的广泛热议。在公共场所是否应当戴口罩?公共场所不戴口罩会引起法律责任吗?我们有必要进行深入探讨

 

        随着疫情暴发,各级人民政府指挥下的本级卫生行政部门、医疗机构与防疫部门等多个机构协同合作,按照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对本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进行紧急处理,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包括划定控制区域、流动人口限行管理以及通知公民在公共场所应当佩戴口罩等等。传染病防治法第3条规定,按照传染病的病原、流行病学、临床特征等标准将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具有传染性强,传播速度快等显著特征,国家卫健委经国务院批准,公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属于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医学研究表明,本次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是通过病人喷嚏、咳嗽、说话时产生的飞沫进行传播,因此除了勤洗手、多通风外,戴口罩是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最基本的、也是最有效的措施。

二、公共场所应当佩戴口罩的法理依据

 

        不少人认为公共场所佩戴口罩是一项纯粹的道德义务,即使违反了这项道德义务也不应该上升到违反法律义务的高度予以行政处罚。但不容忽视的是,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的感染者、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仍在日益攀升的严峻形势下,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卫建委已经公告针对新冠肺炎应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防治措施,即传染病防治措施中最严格的预防措施。与之相匹配的社会公共卫生标准和对每个公民的个人卫生要求也应当是最严格且最谨慎的。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不再只是一般的道德义务,更是每个公民应尽的法律义务。

 

       有人反驳认为将“公共场所不戴口罩”视为行政处罚的依据,有违《行政处罚法》的处罚法定原则。其理由是,唯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才能创设处罚,公共场所不佩戴口罩处以治安管理处罚的相关规定,只是某些地方政府的行政指导而非行政命令,不能创设行政处罚。

 

      但此种说法存在一定的瑕疵。首先,《突发事件应对法》是由人大表决通过的法律,符合创设行政处罚的法律位阶要求,其在不违反上位法的前提下,可创设行政处罚,其次,《突发事件应对法》第66条明确规定,对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的,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换言之,只要在突发事件暴发期间,公民违反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为应对紧急突发事件所作的决定和命令——如违反“公共场所应佩戴口罩”等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决定和命令的,应当受到行政处罚,既合法也合理。

 

       比如,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在2020年1月31日联合印发的《通告》中对公共场所不佩戴口罩的、出入公共场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按要求佩戴口罩,不听从劝阻或者故意制造事端的,将视情节分别予以批评教育、警告训诫、罚款拘留等治安管理处罚。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所做的决定和命令既符合法理,也符合全社会对疫情防治的合理要求和期待。

三、公共场所不戴口罩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为了保障新冠肺炎防控措施得到全面有效的实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2020年2月6日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下文简称《防控意见》),打击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行为,明确规定如何准确适用法律、依法严惩妨害疫情防控的各类犯罪。

 

      虽然防控意见通篇没有明确说公共场所不戴口罩要负法律责任,但防控意见明确指出,如果公民拒绝执行在公共场所内佩戴口罩,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应依照刑法第330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如果公民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则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扰乱单位秩序、公共场所秩序等具体规定,对其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由有关部门予以其他行政处罚。防控疫情期间,各地均发生了因拒不戴口罩而被治安处罚的案件,例如,1月31日,北京韩某因不接受公交乘务员的劝告拒不戴口罩,被警方行政拘留。2月7日,济南邓某上班不戴口罩,还与防疫人员及民警发生冲突,被莱芜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同样,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第66条、第67条、第68条规定,公民如果违反规定,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的,有可能承担行政责任、民事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例如,对公民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中的要求“公共场所应佩戴口罩”,应当承担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政责任。如果公民在公共场所拒绝戴口罩,导致新冠病毒感染他人,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则应当对受害人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如果公民为新冠病毒携带者,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故意传播新冠肺炎病毒的,则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因此,在新冠疫情暴发期间,公民在公共场所不佩戴口罩或者存在其他不配合政府有关部门依法采取的防治措施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图源自网络)

       那么,公民违反法律法规,在公共场所不戴口罩,可能面临的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哪些呢?

 

       第一,行政处分。这类行政处罚主要针对公务人员、国家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在公共场所不佩戴口罩,或者存在其他妨碍或者拒绝执行政府采取紧急措施的行为的,按《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70条规定应当予以行政处分处罚。而行政处分根据情节轻重可以分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六种。因此,国家公务人员应该以身作则,严格履行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法定义务。

 

       第二,警告、罚款、停业整顿、吊销卫生许可证。这类行政处罚主要针对某些单位或个人,在产品制作环节中不戴口罩,随后向社会供应产品,引起新冠病毒传染风险的;或者公民个人拒绝接受卫生监督检查,不戴口罩、拒绝测量体温的,卫生行政部门依照《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第14条规定,可以根据情节轻重,给予这些单位或个人警告、罚款、停业整顿、吊销卫生许可证的行政处罚。

 

        第三,警告、罚款、行政拘留。当公民被工作人员要求佩戴口罩、出示通行证时,因其拒不服从决定、命令,甚至侮辱、谩骂工作人员的,或者其他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检查、拒不配合相关防疫检查工作的,应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规定,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第四,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公务罪或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如上文提到的,新冠病毒携带者或疑似携带者故意不佩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从而导致新冠肺炎病毒传播或引起病毒传播风险的,应当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如果公民在公共场所内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应依照《刑法》第277条第1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2月3日,四川南充黄某不听城管队员劝说,拒戴口罩,反辱骂并刺伤对方。最终,黄某被法院判处犯妨害公务罪,处有期徒刑6个月。最后,如果公民仍拒绝执行防控工作人员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因而导致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引起病毒传播风险的,依照《刑法》第330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第五,其他控制措施。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商场卫生防护指南》中明确规定,商场应当在经营场所门口设置专人对每位上岗员工和顾客测量体温,体温正常方可进入。商场内所有人应当佩戴口罩,所有员工应当佩戴口罩上岗。商场还应安排专人提醒顾客在进入大型商场之前佩戴口罩,回家后注意洗手。顾客不戴口罩时,商场工作人员应拒绝其进入商场购物。除了商场以外,超市、公共交通工具等人员活动较为密集的公共场所也同样适用。

(图源自网络)
四、倡导社会公德从戴口罩始

 

      拐点尚未到来,形势依然严峻,医护人员在一线鏖战,日以继夜地在与新冠肺炎进行顽强斗争。但是,对抗新冠肺炎这场硬战不仅仅是一线医护人员的责任,更需全体社会成员共同努力。《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69条明文规定,公民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树立和践行对自己健康负责的健康管理理念,主动学习健康知识,提高健康素养,加强健康管理,既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也是其义务。疫情期间,每个公民都应自觉履行在公共场所内佩戴口罩的法定义务,养成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

 

       出门戴口罩,既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别人,是一种社会公德。人们经常慨叹社会公德已经滑落到谷底,担心生活大舞台上只剩下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们可以借防控新冠病毒戴口罩契机重拾社会公德。

 

倡导社会公德从戴口罩做起!

[if lte 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