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人口家庭 > 工作动态 > 正文

托育服务亟待破解三大“瓶颈”

发布时间:2020-04-01     来源:大国人口
【字体: 】    打印本页

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无人照护”问题进一步凸显,家庭托育服务需求日益旺盛。作为惠民生的重要领域,托育服务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各地也积极推动并取得了初步成效。笔者所在的课题组于2019年5月至10月对北京、上海、广州、南京、太原、郑州、昆明、成都等13个城市开展了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现状调研,发现当前我国托育服务发展面临着三大突出“瓶颈”问题亟待破解。

一是托育资源难以满足家庭需求。调研发现,当前68.4%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表示有入托需求,尤其期待普惠、就近的托育服务,且对优质教育的需求远高于基本的照料服务。其中,希望子女在2至3岁入托的家庭占82.0%,1至2岁入托的占13.5%,不足1岁入托的占4.5%。婴幼儿年龄越大,家长想送其入托的比例越高。然而,目前13个城市的托育资源仍然不能满足家庭的旺盛需求,且服务对象主要是2岁以上的婴幼儿。优质资源少、收费高、离家远成为家庭择托面临的主要难题。

二是托育机构亟待规范与扶持。问题具体表现在:托育机构注册名目混乱,如注册为教育科技公司、教育咨询公司、培训机构、母婴保健公司等,超范围经营现象突出,身份合法化问题亟待解决;场地设置不达标,部分机构活动空间狭小、存在安全隐患,部分机构无户外场地;人员配备不足,大班额现象普遍存在;机构运营成本高,政府扶持力度不足,社会办托压力较大。

   三是托育人员队伍建设较为滞后。托育服务的优质发展离不开专业化的人员队伍,现有托育人员队伍建设存在以下问题:师资供给不足、师幼比偏低的问题较为突出;托育人员资质认证混乱,目前尚无专门针对托育机构教师的资格证,保育员证、育婴员证、婴幼儿发展引导员证、幼儿园教师资格证等均可作为上岗凭证,更有24.9%的托育人员无任何资格证书;托育人员待遇偏低、晋升通道不畅、培训机会不足、职业缺乏吸引力。这些问题环环相扣,制约着托育人员队伍的长效健康发展。

为切实增强人民群众对托育服务的获得感,应“扩资源、促规范、强队伍”三管齐下,着力破解当前存在的“瓶颈”问题,通过提供充足、规范、专业的托育服务,在推动实现“幼有所育”的同时保障“幼有优育”。

    第一,扩资源,加大对普惠托育服务资源的扶持力度。2019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了《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从中央和地方层面出台了财政补助、税收优惠和费用减免政策,广泛动员各方力量扩大普惠托育服务资源。为此,首先应积极推动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的落实。各地应尽快制定普惠性托育机构的认定标准、补助标准和收费政府指导价,积极动员有条件的单位参与专项行动,按托位或收托婴幼儿数量给予资金补贴,并推动落实普惠性托育机构相关优惠政策,通过提供场地、减免租金、政府购买服务、以奖代补等措施,加大对普惠性托育机构的支持力度。其次,应充分发挥多方力量,支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如培育和激发市场活力,采取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多种合作方式,引导并支持社会力量针对家庭的不同需求提供多层次、多样化的普惠托育服务;以社区为依托,充分发挥基层社区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作用,通过加强新建住宅小区配套托育机构建设、挖掘社区已有土地资源存量等方式,保障社区托育机构用地、用房,就近就便为社区居民提供与常住人口相适应的小规模、“喘息式”的普惠性社区托育点及亲子活动设施;在就业人群密集的产业聚集区域和用人单位完善婴幼儿活动设施,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以单独设置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设置托育设施的方式为职工提供福利性托育服务,有条件的可向附近居民开放;学位资源充足的幼儿园可尝试向下延伸托育服务等。同时,鼓励托育机构探索扩充2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为不同年龄婴幼儿家庭提供差异性、个性化的托育服务。

     第二,促规范,建立完善托育机构规范标准和监管机制。一是设门类,严准入。为规范托育机构的登记和备案管理,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中央编办综合局、民政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近期制定颁布了《托育机构登记和备案办法(试行)》,各地应严格依照标准落实托育机构登记和备案管理制度、信息公示制度等,要求托育机构申请登记时应在业务范围(或经营范围)中明确托育服务内容;登记部门和备案部门做好登记、备案和信息公示;对尚未登记备案、开展托育服务的机构进行摸底排查,并分类治理,推动托育机构设置严格达标。二是定标准,提质量。目前,住建部已发布《托儿所、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国家卫生健康委也已出台《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对托育机构的建筑设计、场地设置、人员规模等提出了规范建设的“硬件”要求,后续应加快研究托育机构保育和教育行为规范、服务指南、评估办法等“软件”标准与规范,逐步提升托育机构的办托水平和服务质量。三是强监管,重评估。按照属地管理和分工负责的原则,压实地方政府监管责任,形成各相关部门联动工作机制;同时,健全托育服务全过程监管制度,定期开展托育机构工作规范和服务质量评估,借助互联网手段实现托育机构信息数据互联共享,并定期向社会公布评估结果。

     第三,强队伍,加快推动高素质、专业化的托育人员队伍建设。一是尽快研究制定托育人员资格准入标准,对托育机构从业人员应当具备的任职资格和专业标准予以规范和要求,确保人员的专业准入。二是切实提高托育人员的工资待遇,落实“五险一金”基本社会保障;研究制定托育人员职业技能等级评定、职称或岗位晋升制度,提高职业吸引力和托育人员工作的积极性。三是加强托育人员职前培养。教育部办公厅等发布的《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务产业发展提高紧缺人才培养培训质量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建立健全家政、养老、育幼等紧缺领域人才培养培训体系,扩大人才培养规模,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应加快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教学标准与课程标准,鼓励和引导高等院校和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根据需求增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扩大招生规模;同时积极引导社会力量拓展托育人才来源渠道,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将接受培训并取得结业证书的人员纳入托育人才队伍。四是加强托育人员职后培训。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将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作为急需紧缺人员纳入培训规划”。应抓紧研究制定托育人员培训机构资质认证标准和培训规划大纲,加大对托育人员相关政策法规、职业道德、安全教育、保教技能等方面的培训力度,创新培训手段和培训方式,不断提升托育机构从业人员的专业化水平,推动建设一支品德高尚、富有爱心、照护有方的托育人员队伍。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面二孩政策下城市地区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研究”(17ZDA123)及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重点委托项目“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供需现状调研”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洪秀敏、朱文婷,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系)             

来源:中国人口报

[if lte 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