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外事管理 > 援外动态 > 正文

0-1000(援非日记)

第24批援突尼斯医疗队 王李妮

2020年5月11日 阴 大风伴沙尘

发布时间:2020-05-12    
【字体: 】    打印本页

 

参天的棕榈树在狂风中摇摆,人们低着头也睁不开眼,空气中除了风沙便是寒意。几个裹着头巾的中年女人焦急地在向医院门卫请求着什么,随后门卫卡托基为一名灰色头巾放了行,其他人只能徘徊在让都巴大区医院门外继续着等待。

自3月2日突尼斯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今,2个多月已攀升到1000例。幸运的是,目前西部城市让都巴尚无确诊病例出现。该省最大的公立医院也是中国受援的医院之一——让都巴大区医院正在落实着入员限制、预检分诊、区域划分、消毒隔离和物质储备等有力措施,这些具体方法和成效无一不和中国援突尼斯医疗队持续向突方医护人员成功传递“中国方案”紧密相关。当然,在当地政府的引导下,每个公民都付出诸多的自律和责任感,这才阻止了疫情的蛮横肆虐。

新的一天开始。对于我们这些援外医疗队员来说,让都巴的清晨从来就没有安静过。门诊的过道里很多病人在排队,催会诊的电话响个不停,缴费的、检查的、取药的来来回回穿梭在医院里。走进门诊一楼,醒目地可以望见为防控疫情新增的发热门诊就设在大厅右侧,进出的人并不算多。

今天是眼科手术日。我换好工作服,戴好口罩、帽子,经过医务人员通道来到眼科。和诊察室外耐心等待的30多位患者相互打了招呼后,一眼就看见邱永发主任正在给患者冲洗泪道。这名女性患者约莫60岁,她一边接受诊治,一边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地拉着邱大夫的衣角,似乎这样会安心许多,嘴里还用地道的阿拉伯语不停的念叨:“感谢、感谢!”

穿过裙楼就是儿科,林智亮医生还在查房,他是名极有耐心的儿科医生,负责医院新生儿的诊疗工作。疫情来了,患儿家属大多时候不能随意探视,他总是把病情向家属交代的清楚再清楚,生怕家长担心着急。和国内一样,儿科人满为患,每天查房都需要花费整个上午。不同的是,除发热、咳嗽、小儿腹泻等常见疾病外,这里有许多地中海贫血、镰状细胞贫血等国内并不常见的病种,因突尼斯地处地中海沿岸,受地中海气候影响所致。

儿科再上3层是心内科病房,分队长肖亮医生、龙文主任和另一名突籍医生承担了偌大的心内科全部门诊、住院部和急会诊的诊疗任务。因为医生少,病人多,且心脏病大多危急重,照例可享受中国法定假期的队员“五一劳动节”期间也未能休息过一天。肖大夫在给一位大量胸腔积液的老人抽胸水,疫情下的这类面临直接接触患者体液的操作是高危行为。其实,这名患者前一天已被突籍医生进行过胸腔穿刺,但患者仍胸闷、不能平躺。肖亮医生穿着隔离衣、佩戴着N95口罩,经过叩诊反映并未抽水彻底。医院单腔静脉置管包没有,仅有的双腔中心静脉置管包构造与国内大相径庭根本不能直接用于该操作。他只能急中生智,就地取材,利用双腔置管改良后进行胸腔置管将胸水彻底抽干净了。治疗完毕,老人说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她忍不住拉着中国医生的手亲了又亲。类似的操作在中国再平常不过,可是在医疗条件有限的非洲这种通过技术改良进行穿刺置管在当地还是头一回。

 接近晌午,因疫情形势严峻,医疗队李士虎总队长和针灸分队徐杰分队长从首都驱车近200公里赶到让都巴。今天,他们要在这里交流分队间制定的个体化隔离方案,进行现场推演,确保方案可行,接着召开全体医疗队员视频会议,争分夺秒地进一步部署疫情防控工作。隔离方案现场推演十分成功,会上,总队长逐字逐句地记录着每一个科室防护需求,照顾到每一名队员的特殊性,这让很多队员感动不已。

疫情发生以来,总队长明显消瘦了许多。从成立应急小组到规划防护物资,从请战到捐款,从开通24小时华人服务热线到10余次的疫情防护培训,进使馆、突卫生部,深入三个受援医院,他从未停歇。如今,医疗队的防控方案已完善到第9版,防护演练越来越细致,防护措施落实越来越扎实,突卫生部官员致邮件感谢中国医疗队和他们并肩作战。就是这位总队长,早在和突尼斯最近地中海面仅30公里的意大利疫爆发时,突尼斯还处在隔岸观火的状态,他未雨绸缪,发完抗疫倡议书后,亲自跑遍了首都大大小小60多家药店购买防护物资,队内应急之外,还将口罩、消毒液等分享给20多家中资同胞。他总说:“队伍是我带出来的,特殊时期,我更要尽我所能,保护队员安全;尽我所能,服务好华人华侨。”

黄昏,医院大楼窗台上落满鸟类。中国援突医疗队在这儿已经46年了,而我却无从得知鸟儿们何时在这儿安的家。在让都巴,动物和人相处的如此自然,你会忍不住去守护这片质朴的土地。这些鸟似乎早已熟识东方面孔,靠近时,它们并没有立刻飞走,而是踱来踱去、咕咕叫,似乎在说:“中国医生,我们是朋友!”微信群里委外事办的王汉江主任转发了国家卫健委马晓伟主任一封《致援外医疗队员的慰问信》,正是这暖心而强大的祖国力量不断激励着我们援外医生始终坚定信心、动力十足地坚守在疫情下的一线岗位上。无论我们距离中国几万里,祖国始终陪伴在我们身边!

确诊数据不断上升,伊斯兰教的斋月也还在继续。突尼斯不乏虔诚的穆斯林,除了和平素一般每天5次古兰经祈祷,19点之前是万万不能进食的。中国医生热忱服务当地人民的同时,尊重他们的信仰、风俗和人文习惯,不会轻易在念经的时刻去打扰,更不会在禁食期间当他们的面吃东西。夜幕降临,清真寺最后一遍祷告终于结束了,陆陆续续地看见阿拉伯人在啃棍子面包,我们也感同身受地为他们终于忍受完一天的饥饿而松了一口气。

吃过晚饭,我和翻译沈聪准备去给加班的队友送餐,路过行政楼,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在向我们挥手,他是让都巴大区医院的医务监理鲁赫迪乐先生,负责院内一切医疗事务。他看见我们手中的饭盒,竖起大拇指说:“中国医生的敬业精神非常好,你们一直都是最棒的!”

夜晚10点,风停了。医院主楼灯火通明,妇产科王晨主任的晚饭仍原封不动地放在办公桌上,他已经连续工作41个小时了。值班护士阿赛娅心疼的打电话告诉我:“下午6台手术连台,有妊高征的、胎盘早剥的,还有盆腔大出血,此刻王医生还在手术室内,不知道有没有吃块方糖垫垫肚子……”王晨是江西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他说非洲女性实在太可怜了,他夜以继日的工作只为全力以赴的服务好更多的当地人。50岁的王晨是励志要来非洲走一遭的,他总是笑着说:“无艰辛不人生!”

从0到1000,街道上的车少了,戴口罩的人多了。当中国取得世界瞩目的防控成果时,突尼斯也非常努力,她和世界各国一样认真研究学习着中国方案,看见我们中国医生眼里有光,心中油生希望。她把“四早”变成“五早”,也迅速将国际交流交往活动按下“暂停键”,在主干道和银行、超市、医院等公共区域张贴防控宣教,封国封城、停工停产,甚至出动空中和陆上国民卫队协助全民抗疫。非常时期,援外任务注入疫情防控新内容,我们肩上的担子增加了不少,不过,能为世界抗疫贡献力量,我作为援外医疗队的一员责无旁贷。“道不远人,人无异国”,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面对全人类的敌人,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同突尼斯医护人员一道,同舟共济,共克时艰!

 

 

 

[if lte 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