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设置 > 处室导航 > 外事管理 > 援外动态 > 正文

援突尼斯医疗队业余时间的田园生活

第24批援突尼斯医疗队 王李妮

发布时间:2020-06-24    
【字体: 】    打印本页

在援外医疗队里着实让人成长,学会了杀鸡拔毛、刮鳞剖鱼,给汽车换电瓶、轮胎,敢去不曾走过的戈壁、荒野和沙漠,融入各种肤色的人群中谈笑风生,远离祖国更爱祖国,豁达地爱世界和所有人-----以上这些都和今天主题毫无关联。今天,我要说的是:我们援突尼斯医疗队的菜地。种菜不仅解决队员吃蔬菜难的问题,也让队员在业余时间走进了田园生活,修身养性! 

我们队中的大多数同志都是第一次来非洲,非洲这个词和“遥远”很相近,原本只在书本中或是新闻里,现在真的来了。心中有信仰,肩上有使命,哪怕风尘碌碌,哪怕百舍重茧,也是三生有幸,福至心灵。

毋庸置疑,勤劳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只要见空地,华人就开垦,因此中国人所到之处,除了中国红,就是中国绿,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一个词:地球村。种菜是援外医疗队的基本技能,解决生计又打发时光,尤其是如今处于疫情防控的非常时期,下班后哪儿都不能去,因此,种菜和上班是一样的重要。六月在野,七月其获。在突尼斯首都中国医疗队总队驻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地。如今,每一块地都绿意盎然。每每总队长背着手兴冲冲地走向菜地,我也喜欢跟着去。绿色是菜地的标配,香菜、芹菜蹿的老高,韭菜随风摇摆,南瓜老绿的叶子背面生出浅浅的绒毛,茄子紫,辣椒红,生菜、空心菜也在蹭蹭地长。

种菜不比上班容易,你休息一天,草就长起来一天。李士虎作为总队长亲力亲为惯了,黄瓜、冬瓜、南瓜都熟识他的脸。入乡随俗,他为苗儿们也算操碎了心,带队去老乡家扒过羊粪,去湖边砍过芦苇杆,没事就拔拔草、松松土,搭架子、捉虫子更使他乐呵呵。最惊喜的是总队长把自己卟咚卟咚吐出来的西瓜小籽儿晒晒再埋土里,竟然长出一大片西瓜苗,新生命的样子真美。家里出生了小宝宝,不知如何珍视才好,就像总队长爱惜每一个队员,如获至宝。从此,青苗们牵动着总队长的心,天热怕晒到,下雨怕淋到,刮风怕吹到,可谓精心呵护。苗儿一天天长大,就像超生了太多孩子,这么多往哪儿移栽?长出不易,灭了可惜,种地里吧,面积不够,种花坛吧,大多没阳光;最终,他统一部署,计划每位队员发一苗,各自种于房间阳台上,“迫使”人人期待“手种黄柑二百株,春来新叶遍城隅”的喜悦。

“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分队长徐杰是与陶渊明一样的世外高人。不上班的时候,除了看法语书就是泡在菜地里,他戴上草帽,挽起裤脚露出一双大脚丫子就是农民伯伯本尊。他懂几月播什么种,几月开什么花,又几月结什么瓜果,如何施肥、如何授粉也是信手拈来。在菜地边踱来踱去的时候,他说丝瓜架必须搭成十字,浇水必须用手指遮挡部分水龙头,他也曾预言杨林全的苋菜苗绝对出不了土,苦瓜也是白种的,结果,他眼巴巴瞅着的空心菜就是不长个儿。没事儿,就搬个小凳儿上,看看书,看看菜,好像书中有菜,菜中有书一样。每一波蔬菜长成,他照旧会去给邻居和朋友家送一袋,质朴的徐队给了我们质朴的智慧,这些智慧就像一张储蓄卡,储存了善良、坚持、给予、感恩-----各种援外队员所需的品格。

“五一前后,种瓜种豆”,经验如此重要,你不得不向老队员请教。只要你问,杨林全主任会毫无保留的传授于你。他是个中规中矩的老中医,恪尽职守、事无巨细,播种要排排队、施肥要堆堆一样大的那种。哎,我会笑他为菜地留存了过多的“童子尿”、会趁他不注意把水浇他手上,还故意去踩脏他的鞋子,惹的他总是大笑着跑开,我想把憨厚拘谨的他变成一个野孩子。数他最喜欢去菜地了,躬俯之间点缀着绿色也点缀着生活,辛勤劳作也是异国他乡除了医疗工作外的全部情感寄托。

张政同学脑瓜子灵活,总是能冒出极富哲理的话。瞄瞄菜地里,他说新出的幼苗是偶遇,挂在藤上的是命中注定,长了吃、吃了又长的那些是重逢。切,好像他能听到菜菜花花们的心声似得。他不懂豆角、黄瓜需要蔓架,萝卜、花生需要起陇,茄子、西红柿需要木撑,但是他懂采摘。采摘是大家抢着去做的有趣事儿,因为他腿长,跑得快又够的远,每次都摘得头筹。天生傲娇,这个真比不了。

黄小冬生活自律,早晚必定沿着菜里走无数遍,美其名曰:散步,实际是在挨个数着黄瓜16、苦瓜11、扁豆53,当然空心菜他是数也数不清啰。每次恰逢人多,我就大喊:“小冬,你又在偷菜!”他会很正经地跟一干人等解释:“我没有,我没有!”

清晨,谌湄方吃着早餐,哼着小曲,总有一束阳光正巧落在她白白嫩嫩的小脸儿上,就像一朵新开的月季花。小家伙儿嘴叼着呢,一盘子里混有我们自家种的和市场买的黄瓜,她次次都能吃出了个大不同,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记得汪涵在一档节目中说:把菜变成菜肴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厨房里饱含着太多的爱,翻炒就是情感的升温,糖醋是情感中的蜜意,一碗面条何尝不是柔情。的确,不能想象中国医疗队没有中国厨师能活到第几集?景良杰就是我们总队的大厨,他360天工作在厨房,可挤不出太多的时间去秧苗种菜。不过,种的菜再多,没有人做也是白瞎。他喜欢为了大家研究菜谱,无论中式、西式他都郑重其事,不管红案、白案“暗中摸索”、“暗里使劲”。有一次,分队来了许多人,刚巧赶到驻地黄瓜第一次采摘,景师傅自然想把美味分享给大家。说是凉拌黄瓜,他教我分别直着切、横着切还有斜45°切,我弱弱地问了一句:有啥天机?他回答:一盘咸的,一盘甜的,还有一盘咸+辣的。顿时五体投地!

我刚来时并不想去菜地,怕虫子,怕痒痒,一旦去了,就不想走,松土、拔草、浇水、施肥,还有和蔬菜们聊天-----哈哈,其乐无穷。琳琅满目的蔬菜就像队员各不相同的性格,如何和谐相处是门学问。黄瓜、丝瓜相互缠绕搭架就是协作,扁豆藤下种辣椒、冬瓜叶下出蒜苗就是包容,我减掉苋菜和空心菜过分生长的枝干,她们会发出更绿的叶子,这是理解。有些喜阳、有些喜阴,有些喜湿、有些喜旱,这些道理,蔬菜懂得,人亦懂得。一开始,大家放不开,生活久了,大家离不开,之前的小差异,同化为巨默契,曾经的小分歧,演变为大和谐,队里总是这样温暖而快乐着。

菜地花已开,幸福包容中来。努力改变、匆匆忙忙、认认真真的一年,更多的援外精彩才刚刚开始。

[if lte 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