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安徽:“百医驻村”更“驻心”

发布时间:2020-06-28     来源:健康报
【字体: 】    打印本页

  6月的皖南,刚刚入梅,大雨过后,一切温润如新,记者走访了几位特殊的村医。这几位村医是从17家安徽省属三级医院和41家市属三级医院选派驻村的。

  2019年,安徽省针对全省168个村医空白村,开展了健康脱贫“百医驻村”专项行动,选派了113人到村医空白村驻点帮扶两年。

  “村民依赖是我的幸福”

  休宁县陈霞乡泮路村地处深山。2019年之前,这里没有一位村医,全村250户1030多名村民看病一直是个难题。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驻村医生夏克春的到来,一下改变了这个局面。

  6月5日,泮路村小小的村卫生室里挤满了前来就诊的患者。坐在椅子上正在接受针灸治疗的刘国安告诉记者,他今年55岁,20年前就有了腿部寒麻的毛病,冬天尤为严重,连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干活了。找夏医生瞧瞧,没想到刚扎了3次针,症状就明显得到了改善。让他颇为满意的还有医疗费,“扎一次,才31块钱”。

  “技术好,开的药还便宜,很为我们着想。抓一服药最多不超过40元。”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夏克春的病人越来越多,其他村也有人慕名而来。

  在村里看病,夏克春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不好看疗效”。中药、针灸、拔罐、推拿……这些中医疗法都是他的强项。现在,村卫生室平均每天有20多人就诊,多的时候有40多人。“只开对药,不开贵药,能解决问题就好。对我来说,村民依赖是我的幸福。”夏克春说。

  带着女儿去驻村

  2019年7月,在得知“百医驻村”行动后,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徐晓婵和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老年心血管科工作的丈夫张建明同时报了名,如愿成了驻村医生,他们还把8岁的女儿也一同带去驻村。“把孩子带来,我们心就安了,她的童年也会有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徐晓婵笑着告诉记者。

  徐晓婵一家驻点的璜尖乡位于安徽省休宁县与浙江省淳安县、开化县交界处,是一个以林茶生产为主的深山贫困乡,下辖3个行政村18个村民组。山高路险是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刚到村里,徐晓婵夫妻俩也感到有些不适应,“在医院上班,都是病人找我们,在这里,需要我们找病人”。这里因长期没有村医,村民健康意识淡薄,得了慢性病一般都拖着。

  出门见山,蜿蜒的盘山公路上一个又一个“发卡弯”,使得村民出门就医更是难上加难。加上常年靠采摘茶笋为生,导致村民蛇虫咬伤和外伤的伤残病死率居高不下。为此,徐晓婵、张建明花了半年时间挨家挨户进行健康普查,在车上挂起了“璜尖乡移动卫生室”的牌子,每周“巡山”出诊两次,利用“两卡制”“智医助理”系统,签约家庭医生,为村民建起健康档案。

  “点开他们智医助理的就诊信息,这里详细记录着既往病史和用药情况。每次随访之前,我都会先和他们预约。‘两卡制’采用真人识别,确保每次诊疗和科普宣教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好用又方便。一年跟踪下来,我对他们的了解远超过自己的家人,这些高科技辅医手段已渗入乡村,正悄悄改变着村民的健康理念。”徐晓婵高兴地说道。

  尽力多帮帮留守老人

  沿着徽州古道盘旋而上,静谧的若岭村躺在层峦叠嶂间。这里是黄山市徽州区海拔最高的古村落之一。许村镇若岭村下辖9个自然村。作为安徽省首批“百医驻村”的村医,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主任柯道正已经在这驻村帮扶了近一年时间。

  柯道正家世代行医。“徽州人的勤劳感染了我,我愿为他们多做一些事。”采访中,柯医生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一次出诊经历。

  58岁的程老汉住在若岭村下辖的前山村,有脑出血后遗症,一侧肢体偏瘫,还有多种基础疾病。每次巡诊,柯医生都不忘去看他一眼。“最近正值茶叶采摘季,村民都忙着采茶,来看病的人少了,我上山的次数就多一点。去老程家时,他不在,一打听才知他竟上山采茶去了。这对一名偏瘫患者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箬岭村有很多留守老人,部分乡亲还相对贫困。为此,柯道正总是想办法多帮他们一点。为老百姓量血压、测血糖、听心率等,他都坚持分文不取。老乡家里有农产品销不出去,他就主动联系代销。稍有闲暇时间,他就给村民进行疾病预防、医学健康知识的科普。

  近一年来,柯道正累计完成330多人次诊疗、180多人次上门随访,以及数十场各类规格的健康讲座。同时,他还通过培训和远程会诊方式,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提高当地乡村卫生机构的诊疗水平。

[if lte IE 6]>